公子壬苏

_(:з」∠)_

南小日记特别篇

山鸟:

 (看得见好感度借梗于@STAR影法师 太太)

 

##


大家好我是南小,最近我似乎感受到了神明的召唤。

没有,我没有性命垂危,也没有嗑药。请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

 

一天清晨我走在上学的路上,那天不知道为啥起了特别大的雾,所以我走得很慢,怕撞到东西。结果走着走着,我听到一阵笛声。这时我想到了某些武侠小说,一般来说这样的场景和这样的氛围,如果我就这么走过去了,一定会触发什么事件。所以我想都不想,转身就往回走。

开玩笑,谁想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件里去。

 

走了没几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从笛声的方向传来:“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想必是个人中龙凤。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我停下脚步,那个声音似乎有些高兴,忙问:“你愿意...”

我打断他:“人中龙凤的量词,到底应该用‘条’还是用‘个’呢?”

那个声音瞬间就安静了,半晌才说:“我果然没看错,你就是一条人中龙凤。”

我思索着:“还是说,应该用‘只’呢?”

谜之声音:“......你愿不愿意......”

“不愿意。我是副班长我不能带头弃文从武,我还要用手中的笔去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原。拒绝邪教,谢谢再见。”

说完我加快了脚步往反方向走去。

那个声音似乎很不甘心我的拒绝,一直念念叨叨的说:“不,你不该拒绝的,一定是因为你还没见识过神奇力量的伟大之处...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机会感受感受...感受感受...感受......”

 

后来,我就迟到了。

 

语文老师罚我站走廊,然而我一不小心趴在窗台上睡着了。

下课后,语文老师出来叫醒我,教导我说:“南小啊,老师知道你是个好学生,但是你可千万不能骄傲自满,知道吗?要不然,老师就不喜欢你了。”

我今天才认识到,语文老师简直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因为他刚说完不喜欢我,我就看见他对我的好感度降低了五个百分点。

 

嗯?

嗯嗯??

等会儿等会儿......

 

我呆滞的瞪着语文老师头上那个百分比框框,心里一片惶恐。

 

这是什么鬼?!

 

##

 

这世界上每个角落每分每秒都会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今天早上八点整,我的身上发生了不可思议。

 

没什么卵用的不可思议。

 

我发现我可以看到每个人头顶的好感度,就仿佛我是地球这款游戏的数据处理员。

当一个人与谁产生交集时,就会显示对对方的好感度数据。就在刚才,语文老师跟我说话时,我看到语文老师对我的好感度从百分之八十变成了百分之七十五。

 

我一脸茫然的站在走廊上消化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异能,这个时候我想我需要寻求伙伴的安慰,然后我一转头,就被两个百分之九十九晃瞎了眼。

 

班长和孤鸣同学。

多可怕哦。

我还以为他们倆肯定早就百分之两百了呢,呵呵。

 

恍恍惚惚的回到座位,途中不小心撞到一位女同学,抬头一看...我的天哪百分之九十!

我的天哪好感度这么高!难道这位同学你对我......哦原来是找班长的。

 

我恢复了我一脸高冷又正直的表情,走到位置前坐好。

班长停下和孤鸣同学的课文抽背,转过头来问我:“你还好吗?怎么表情这么哈士奇?”

那是因为当你看我时你的好感度框框从粉红温馨的百分之九十九变成了灰不溜秋的百分之七十五。

亲爱的班长,咱们就这样翻船了。

 

我的心很痛。

所以我的表情也很痛。

我痛苦地忍着心里的委屈,转眼去看孤鸣同学。孤鸣同学的百分之七十七稍稍安抚了我,然后他笑眯眯的递给我一包旺旺雪饼,“是不是因为没吃早饭?这个给你吃吧,是班长带给我的,听说在中原很受欢迎。”

我立刻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谢谢孤鸣同学,我完全彻底一点都不想吃东西。”

 

我踏妈哪敢要啊!

班长那个灰色的百分之七十狂掉了百分之十啊!

别看他竟然还一脸温柔的笑着鼓励我“不要客气随便吃”,但是百分之六十的框框隐隐在冒黑气啊!

 

我!很!伤!心!

 

我不敢相信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班长对我的好感度还比不上语文老师。

忧郁的情绪包围了我整整两节课,

直到放学时,我看到他和三个同学打招呼后。

 

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

 

噢,买,嘎。

 

一瞬间,仿佛有一道圣光从天而降,治愈了我。

是我错怪了班长,原来,班长已经很喜欢我了呢。

 

没关系,就算友谊的小船已经翻了,我还可以假装我们开的是潜艇。

 

##

 

经过一上午的适应,我开始兴致勃勃起来。

要不是因为我是个老实的少先队员,就凭借这个异能,我简直能当私家侦探了。

 

中午放学去小熊烘培给北女士买蛋糕,你猜怎么着,我看见街对面无牌照经营的小诊所医生竟然坐在柜台后面。

我顿时十分担心这里的蛋糕原料来源。

 

医生正在玩计算机,空荡荡的店里回荡着“归零归零归归归归归归归零”,搞得我很想接一段酷酷的嘴嫖。

哦不是,是B-BOX。

 

见我走近,医生抬头看我,脑袋顶上空荡荡的百分之零好感度。

“买点什么?”

“戚风蛋糕。”

“最近做活动,买抹茶蛋糕送杏花西米露。想来一份吗?”

我有些心动,想了想口袋里的余额,又想了想QQ飞车新出的宠物,又想了想买一送一,最终经过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点点头坚定道:“来一份!”

医生弯腰看了橱柜一眼,手指如飞梭一般在“归零归零归归归归归零”声中淡定道:“抱歉,今天没做抹茶蛋糕。”

 

那你他么倒是别说啊!

我的纠结不值钱吗?!

好生气哦!

 

正当我气结之际,一阵玻璃风铃声响起,烘培店老板举着手机从厨房走出来。

我抓住机会告状:“老板,你家员工搞副业你知道吗。”

老板看着医生,头顶百分之八十八点八八八八的好感度,说:“wifi怎么连不上了。”

 

Hello?无视别人我会很伤心诶?

 

我坚持不懈的刷存在感:“呃,老板...”

“我看看...哦网线掉了。插好了,你再试试?”医生钻进柜台底下闷声道。

老板闻言双手捧着手机目不转睛的刷了几下,好感度瞬间飙升到百分之九十九。“嗯,连上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厨房。

我:hello?hello?

转头一看重新坐好的医生,他又开始指如飞梭。

“归零归零归零归归归归归归归归零...”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店!

 

##

 

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完成北女士的托付。所以北女士对我百分之九十六的好感降到了百分之六十九。

亲情的巨轮就这样被一块蛋糕砸沉。

所以您当初为什么不干脆生块蛋糕呢?

 

万幸的是,当我夸奖了北女士新收藏的一套北国套娃后,好感度就猛然一下回到了百分之九十六。

这宛如过山车一样的感情波动,如果转化成能量,差不多可以发射一颗卫星了吧。

 

下午上数学课,老师教了我们圆周率。

我全程都在认真的上课,努力想忽视掉挡在前方的两个充斥着甜蜜气息的百分之九十九框。

 

说实话,看了快一天了,我也差不多习惯了这种晃得我眼睛直想落泪的场面。

直到数学课下课后,班长照常为孤鸣同学温习课上内容。

班长:“...就是这样这样。”

孤鸣同学:“哦哦,原来如此。”

班长:“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孤鸣同学想了想:“哦还有一个。那个圆周率,到底有多少数字呢?是无限多吗?”

班长点点头:“是无限的,所以一般来说就取它到3.14就可以了。”

孤鸣同学再问:“那也就是说。3.14在这里等于是无限的意思吗?”

“是。”

 

然后,

然后!

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孤鸣同学对班长的好感度显示变成了,3.14。

Shenmegui

Shen me gui

什么鬼!

连百分比系统都强行更改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了不起。

 

紧接着班长歪头思考了一下,笑了。

于是班长对孤鸣同学的好感度变成了,>3.14.

 

我懂,无限大的爱嘛。

 

咦?

为什么眼前的世界有些眩晕?

我好像看见一片粉红的大海,又好像看见一艘巨轮。

这是谁的爱之巨轮呀,

真想将它撞沉呀。

 

##

 

那天下午五点,我晕倒在教室,送医诊断后据说是心力交瘁导致晕厥。

 

醒来以后,没有异能,没有好感度,什么都没有。

我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场大梦还是经历了一场好戏,我只知道,从那以后,

 

我讨厌粉红色。


评论

热度(38)

  1. 公子壬苏山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