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壬苏

_(:з」∠)_

【莫毛】道阻且长 - 贰拾贰 -

标准字符间距。:

贰拾贰

 

 

 

 

 

他跪在褥上,双腿被从后用力、蛮横全然不肯讲理地分开。罪魁的手还在撩拨,指尖抚摸着他紧闭的唇齿,在抑制不住的刹那间,与永不知餮足的热楔几乎同时再度贯穿了他。


【全文】


“你说,要点到为止的坦诚。”他在窒息感中如在风浪中颠沛的船,抓不住也靠不上岸边,“……可我不能接受欺骗,无论如何,都不能。”

“你若仍是怀疑我待你的真心,我也无话可说。”对方依依不舍地舔舐着他的唇角,“你依然只能留在这里。”

他嘲道,“你不觉得自己想要的其实只是一具尸体?除了身体,你还能留住什么?”

“怎么会。”莫雨抓着他的右手反手去摸自己的胸膛,用鼻尖将自己的气息流连覆上,“我能留住这里。”

“你留得住?”

“我想留住。”

对方的动作仍在继续,却轻柔了很多,连带着声音也渐而染上叹息的意味。

“若哪一日真的留不住了,那也很好,起码可以让他飞得更高。”

“即便你今时今日不愿成全我,我却也没法忍心当真就毁了你。”

穆玄英哑着嗓子道,“你什么意思?”

“你不必知晓,起码现在不必。”莫雨一笑,不置可否,“我会成全你,知此足矣。”

“我看得穿许多人的心思,却唯独看不穿你的。”他咬唇,“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你的铠甲。”

“……”

他在茫然中思忖着莫雨的话。

 

然而对方很快又道,“我没有的,你要有,也一定会有。”

“为什么?”穆玄英不解。

莫雨因他的话而顿住,再度开口时已满是无可奈何,“因为我们从小就这样。我是哥哥,你是弟弟。”

“就是这样,只是这样。”

 

那些在记忆中如同流沙般滑走的时光与话语,或许终究没能刻在谁的心上。

穆玄英始终没看清楚莫雨的脸。

他可能一辈子也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时候听过如出一辙的话,也可能明天便能记起。过往的点点滴滴皆是弥足珍贵,弄丢了的,总归还会有人可以帮忙拾回。

他隐约觉得在自己脚下的是一条很长很长,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路。

满是荆棘险阻。

莫雨曾和他并肩走在这条路,而今又已不知去了何处。就和那些零零散散的记忆一样,可能再也无法回来,也可能原本就一直一直,走在他身旁的不远处。

 

“我还该相信你么?”他低弱的声音不知是在问谁,“你还能让我相信么?”

 

人心是会让人万劫不复的东西。

也会让人拥有无坚不摧的力量。

 

黑暗中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语。良久,他的侧耳被缓缓揽进对方略带血腥气息的心口。

那里有一道伤痕,长长浅浅,随着沉稳如常的心跳贴上他的耳廓。

 

 

 

“你们在干什么!”

 

他从掩面的手臂下透过缝隙看见了不远处那个破衣烂衫奔跑来的少年,一声怒喝惊起滚滚春雷,呼唤着一场足以泛滥漫野的大雨倾盆。

揪着他头发的孩子松了手,耀武扬威地走过去,“哪里来的小犊子,也来跟我叫板?”

“放开我弟弟。”少年敛了脸上的怒意,毫无畏惧地一步一步朝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孩子逼去。

“原来你们是兄弟,难怪这一模一样的穷酸气息老远就能闻到。”对方一身锦衣,约莫正是哪户富贵人家的小少爷。见少年靠近,忙嘲笑着惊叫掩鼻后退,“跟你们这种人说话,我还怕染上瘟疫。”

少年灰头土脸,却难掩小小年纪精致惊人的五官。只是那张脸上没有了神情,满是锐色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看,周遭所传递出低寒的气场已然让眼前的孩子漏了怯意。

“让他们放手。”少年开口,“我再说一次。”

那小少爷虽有些心生畏惧,到底不肯就此退让,“你弟弟弄死了我的蛐蛐!这宝贝赢过大半个雍州城可金贵着,就算我今日打死他又怎样?两条烂命加在一起都不够赔。”

爆满青筋的手紧攥成拳迎面砸来,说话的孩子尾音都没来得及拖完便被打了个结结实实。待彻底回过神来,一块锋利的破瓷碗碎片已经隔在了脖子上。

剩下几个家丁慌忙放开他一拥而上,“混账小子不想活了!”

看见这些成年男子将来人层层围住,他疼也顾不上,立刻小狼崽子般猛地扑过去,“你们不许动他!”

“是我说得不够清楚?还是你的家畜都听不懂人话?”少年的手和声音一样稳重,审时度势的冷静远远超乎于同龄,“一只蛐蛐又怎样?不如我现在就送你去和它再会?”

“你敢?……你敢?我是京兆尹的公子!我姓孟!我……”

“孬种,京兆尹算是个什么东西?我有什么不敢?”少年微微眯起狭长的双目,讥诮道,“你敢,我就敢。你不敢,我也敢。要不要试试?”

“你不要乱来……”

 

“莫雨哥哥!”

他右颊高高肿起,站在人群外狼狈又坚定地看着对方,“别。”

少年看着他脸上的伤痕,突然发问,“谁下的手?”

孟小少爷腿肚开始打颤。

少年将目光落准了地方,“是你?”

 

 

孟少爷捂着折断的右手被家丁连扛带抱地弄了回去。

小莫雨嗤笑着目送那一群人避之唯恐不及地逃开,伸手戳他的脑袋,“自己被打还这么没脾气,一点不像个男子汉。”

他被戳得脑袋一歪,起身一瘸一拐地去河边,脸上满是委屈和不服,“不是有那句什么话,双、双拳难敌四脚……”

“你就是傻,就是笨,说你你就听着,不许跟我犟。”少年走到他跟前蹲下身,“上来,我背你。”

他憋着一股没来由的闷气往那张单薄的背上一压,“凭什么?”

对方被猝不及防压得一趔趄,回答得倒是顺口至极,“因为我是哥哥,你是弟弟。”

“那也行。”他眼珠一转,“哪里有芦苇荡?带我去。”

小莫雨一头雾水,“你去那干什么?”

“抓蛐蛐。”他答,“你帮我抓。”

“凭什么?”对方也问。

“因为你是哥哥,我是弟弟。”他哼哼着笑,“你有的我要。你没有的,我也要。”


评论

热度(86)

  1. 公子壬苏标准字符间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