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壬苏

_(:з」∠)_

【莫毛】道阻且长 - 贰拾肆 -

标准字符间距。:

贰拾肆

 

 

 

 

 

项小龙被五花大绑着提进地牢,随意丢在阴冷的地上。

绑他的人,他认得。是在西北随马翼驻守的赵姓小子,过往总爱在自己给他上药时挤眉弄眼呼疼喊痛。

而提他的人,他更加认得。是天天跟在阮副使身后的小九,惜财如命又怕极了阮氏的小九。

成谜的是此刻端坐在他身旁的这个人。对方一袭素雅青衫,眼上蒙着块细绢长巾,朝他的方向微微侧首,露出个温文好看的笑容。

项小龙笑不出来,他看着男子眼前矮案上搁置的那张旧琴,连牙齿根都在发寒。

琴旁焚着旧铜炉,一缕接着一缕的轻烟无休无止地在案上投出斑驳的影子。

琴师从宽大的袖中探出一双白皙而长的手,一只揽袖一只摊开在案上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指尖触上杯沿的瞬间,对方对他道,“你不要怕。”

他不明就里,警戒莫名。

“我自远道来,不过是为了拜访莫少谷主。”琴师将茶盏端起,小啜了一口,“在下姓薛,单名一个雨。西京城南人氏。”

“薛先生只身前来,却趁主人外出之际弄出这样大的阵仗。”他沉声道,“不知是否有失礼数?”

对方笑意浅浅,“说起来,我前几日便已然来了,也曾备下一份薄礼相赠。哪知贵谷的少谷主收下这份礼后不仅不肯召见在下,竟还连夜携客落荒而逃。我也是实在没了办法,这才只好先委屈各位兄弟几日。”

“什么落荒而逃。”他面有愠色,“莫要太放肆!”

“凭事实而论,他的确是怕了的。”琴师的声音温平如茶水,不见起伏,“知道他为什么会怕吗?你们完全想象不到的,他其实是这样一个懦夫。”

项小龙咬牙,“你这信口雌黄的妖人……”

“怎么能说是信口雌黄?”对方摇摇头,“你很快就会知道他在怕什么,也会知道我为什么要见你。”

 

眼前宽阔的牢房中传来了细微的响动。

项小龙转过头,咔嚓咔嚓的声音来自他僵硬的颈项。他看见牢中的地上趴着两个人,其中一人缓缓撑起身子,露出张熟悉却狼狈的脸。

这不是地牢,而是一个巨大的兽笼。

困兽在笼中清醒,发出迷惘又痛苦的咆哮。

 

 

 

莫雨第二次停下马车,是被一群沙匪拦住了去路。

这伙沙匪拉着辆板车,车上方方正正不知运得是何物,被拿黑布遮得格外严实。

莫雨对着这十来人左右的阵仗二话不说松开马缰,面容清峻不辨喜怒。来人明显被这颇识时务的举止取悦,讥讽的大笑中透着些许卸下提防的意味。

“让我看看都藏着什么好宝贝。”为首的沙匪跨马横刀,嚣张至极地绕着马车兜了半圈,透过启开的车窗正对上穆玄英乌漆漆的眼睛。

他冲对方无害且和善地一笑。

沙匪头子先是被冷不防冒出的眼睛吓了一跳,见里面人露出低眉顺眼的笑容,又满意地咧开嘴。

“你……”

他安静地抵在窗沿,看着对方才吐出一个字眼,便被胯下骤然受惊的马猛地掀翻在地。那匹马左右蹦跳在人群中来回冲撞,被砍伤的后蹄洒下一路细细密密的血迹。

莫雨将染血的弯刀反手插在地上,仍是抿唇不语。

“好小子!”沙匪头子被簇拥着重新站起,一把抄出腰间的板斧,“兄弟们今天就让你有命过山,没命出关!”

“既从关外来。”车室前坐的男子曲起一条腿踩在车辕上,看起来漫不经心惫懒无比,“又何必出关去。”

“关外?”

一群人面面相觑,容色登时差了许多。

“领头那位大哥。”他从车里探出头来,“还是商量着各行其道吧,莫要引火烧身招惹了阎王,否则任谁怕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沙匪头子嗤笑,“左右也不过是长乐坊的刁民,何足为惧?”

穆玄英本自好心提醒,哪知对方并不领情,只好摇头在车内重新坐好。

对方也不再废话,抬手斩下受伤疾奔坐骑的头颅,耀武扬威又带着十足煞气与腥风地朝莫雨当头劈下。

阎王终于敛了散漫的神情,露出残漠的笑容来。

 

莫雨手中的马鞭飞快地甩开,在空中如扬沙走石的螣蛇起,狠准凶戾地抽在沙匪头子的脸上。旧疤上再添新痕,瞬间见血绽肉。

对方的动作被蓦地打断,难以置信地去摸自己的脸,暴怒喝道,“都愣着做什么?上!全都上!给我割烂他的脸!”

男子扬鞭逼退一拨人,冲车室轻声道,“不出来?”

里面的人不理他。

一柄钢刀迎面掷来,莫雨向后一躲顺势接住,一左一右两手并进同时斩下二人的头颅。这次他声音大了些,“知道你不会在意,可也别总表现得这样绝情。”

穆玄英从混杂的兵戈之声中听到这样的话语,膝上的手渐渐捏紧。他的双腿依旧纹丝不动,没有半点要出去帮忙的意图。

车外的男子很是无奈地叹气,但越是流露出这种因处理不来棘手叛逆的纵溺神情,手中两柄刀子就越是挥得戾气十足。

莫雨从位上站起,两腿一左一右踩在车辕上居高临下看着一群沙匪。他足尖轻轻一踹马腹,惊帆便机警地拉着车室在黄沙中跑远。

身后黑压压一群人打马跟上,边跑边在叫嚣,“懦夫休走!敢与爷爷一战否?”

穆玄英在车里皱眉。车身的颠簸极其厉害,可顶棚被轻微踩过的动静在他耳中着实十分鲜明。他不觉得莫雨真的会逃,也不知道莫雨究竟如何盘算。

他掀开车窗向后张望,正瞧见男子从车顶一跃而下,刀风扬出四起的黄沙,为荼白的身影辟出一条遇神弑神势不可挡的大道。

他几乎嗅得到迎面而来的血腥气息。

 

莫雨单枪匹马拦住了这一群人的路。

沙匪跃马逼近,长刀冲他暴露在风中的颈项轮出一道残月的光影。

他腰身后仰,手中弯刀贴着对方的马腹划出更为璀璨的刀光。锋利的刀刃切入马腿,将骨骼一并狠辣地绞碎。

长刀在离他脖颈不过毫厘时骤然落地,马上人被失去前蹄的坐骑重重地摔了出去。

男子丝毫未曾懈怠,他手中的两把刀如同自指尖泄出的流水,融化于昆仑的雪山巅,奔涌在沙漠干涸的河床上。

那群亡命的沙匪在奔流中被击得溃不成军,有的甚至还没来得及意识到眼前的同伴已经被弯刀刺入,很快便连自己也被暴涨的青虹洞穿。

论起常年刀口舔血日积月累下的战果,素喜独来独往的莫雨要显而易见的突出。精于驭射让他的双臂比常人蕴有更强悍的力量和更惊人的爆发力。他将双刀插进沙地,错身躲过从后袭来的长枪,而后避开锋利的枪头一把攥住。

对方挣扎片刻,竟再夺不过分毫。莫雨侧首瞥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地勾起唇角。

紧接着,那人就明白了这记笑容的意欲。

男子一手从下翘起枪身,一手越过肩臂把枪重新握住。他额际隐现一条不可觉察的青筋,双手随一声低喝猛地发力,将另一端不肯放手的人离地挑在半空中。

对方吓得犹不敢松手。莫雨把枪头深深插入地下,迎着面前接踵又至的杀招不避不让仍在紧攥枪身。

沙匪刀刃挥来。

男子出乎意料地突然放手,一个后翻轻松跃开。

被挑在空中的人眼睁睁看着同伴的刀子劈上枪身,受重的身体迅速坠落,被削得锋利可怖的断层在瞬间捅进了自己的腹腔。

莫雨重新把刀从地上抽出,手起刀落斩杀方才迎面突袭的沙匪。

鲜血溅在那具已被长枪刺穿,还在不停顺着下滑的尸体惊恐的脸上。

 

 

惊帆还在奔跑。

他已经彻底被分隔去了另外一个安逸又安全的天地,没有刀光剑影,也没有残肢血迹。

莫雨的身影离他愈发遥远,只差一点点就要和凛风堡一样,消失在他目所能及的边境。

穆玄英在隐约中觉得,这应该是莫雨作为兄长留给他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反悔逃跑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可能再不会有了,他应该抓住。

他的掌心沁出冷汗,咬上唇角。

莫雨一次也没有朝马车远走的方向望去。

 

逐流而下的背影漠然得几乎不近人情,不知怎么总让他想起一句话语。

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提剑出车,扯着缰绳掉转马头。

 

 

 

莫雨振了振肩,染血的大氅从身后如蛇蜕缓缓落地。

他周身如沐烈火,在寸草不生的蛮荒中烧灼着仅剩的生灵。每踏过一片土地,就有鲜血与死亡的痕迹。

男子一步一步逼近最后活下来的两个人,不属于他自己的钢刀已经在这场鏖战中豁出缺口。他弃了这柄刀,踩在脚下。

“我会按规矩来。”他道,“你们商量好,谁去报信。”

最早的沙匪头子二话不说手脚并用爬起身,用尽最后的力气仓皇逃离。

他看着面前仅剩瑟瑟发抖的手下,惋惜地摇头。

 

一抹青光却在此时擦着他的侧脸从后驰来。

莫雨听见马蹄声,彻底在原地怔住。

熟悉的君子剑宛若他曾无数次脱手的箭矢,猝不及防没入沙匪头子的身体。

他回过头,看见穆玄英伏跪在车棚边缘,驾车朝他驶来。对方再一次目不斜视与他擦肩而过,临近尸体时勾住车棚,那具身躯自后荡出一个极灵巧的弧度,贴着车室展现出良好的韧性与柔软。

穆玄英一探手,将剑从尸身上取下。而后足尖一蹬,稳稳落在地上。

 

死里逃生的沙匪手软脚软,只见方从马车上下来的人一把掀开板车上的黑布,面露惊色的同时又拿剑尖对准了自己。

“怎么回事?”穆玄英沉声道。

黑布下赫然是个巨大的兽笼,两只奄奄一息的老虎依偎在一起。在雌虎身下,似还有一只已死去多时的幼虎。

沙匪哆哆嗦嗦地回,“这窝畜生前几日伤了我们老大的坐骑,他就……他就让我们……让我们把它们打回去,剥皮……剔骨、熬……熬汤……”

雌虎像是听懂了人话,它艰难地低头舐着怀中幼崽,发出虚弱又悲怆的声音。

他闻言沉默,忽然用手中剑柄去砸牢笼上的铁锁。

莫雨摁住他的肩,用眼神示意手足无措的沙匪,“你可以滚回去报信了。”

对方忙应是,趔趄跑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敢问……好汉名姓?”

“怎么?想着秋后算账?”男子似笑非笑,“在下莫雨。若动了上门报仇的心思,下次可记得多带些兄弟。”

沙匪惊得一跤摔进黄沙中,“莫、莫少谷主……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莫雨没再理会,他盯着穆玄英的侧脸,乌漆的眼睛在望向那只幼虎时满是复杂难言的情绪。

“你救不了的。”他手下的动作重了些,“就算是把它们放出来,只怕也活不长了。”

对方持剑的手垂下,又将手中黑布缓缓地,重新盖了上去。

“这世上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还有很多,你不必一一挂怀,事事自责。”

穆玄英从他手下抽身,一言不发转头朝马车走去。

“你这次选择回来,该是为了我,是吧?”他跑上去,低笑着问。

 

对方的动作一顿,对他说了第一句话,“我说过,决计不做食言而肥之人。”


评论

热度(86)

  1. 公子壬苏标准字符间距。 转载了此文字